閒聊

閒聊 - 那些興趣的背後

我回應了 TonyQ 的這一篇,本文在這裡,著實覺得應該寫點什麼東西,不管是其他人要當作是某種碎嘴,爾或是自己提醒自己,總覺得有些事情不說出來心底會不爽快。 我認識 TonyQ 的時間不長,但是他一直讓我覺得是個 爽快的傢伙。 說過的就不提出來占版面。 玩電腦 這件事情,大概就是從小被貼到大的標籤。小時候會覺得,反正你們也不懂我在幹嘛,所以我就玩我自己的就好了,不必跟誰交代什麼事情。所以這樣一玩就是 20 幾年。 長大之後,會有人問,這是你的興趣嗎?是,其中一樣。這是我的專長嗎?不算是。這是我賴以為生的工具嗎?是,

閒聊

[閒聊] 從蔥花事件看 CSS/JS 與群聚效應

我不確定群聚效應的英文有沒有寫錯,維基百科說是 Critical mass,不過我覺得 Cluster effect 好像比較接近? 算了,反正我英文不好(無責 蔥花事件 這個有在聽相聲的人或許會知道,在相聲瓦舍有一段台灣吃法的橋段,就是灑滿蔥花。後來的事情在這個噗浪上面有比較完整說明。然後,也因為這件事情,就有人提到說在河道上撒蔥花,就演變成了這次的蔥花事件(還上新聞,我們的媒體是怎樣? 然後我的網站流量就這樣被往上推, 畢竟平常沒什麼人在看我的部落格,所以你可以看到旁邊的線低得可憐。 群聚效應 起初只是好玩,詳細可以看這一則噗浪 TL;DR 看圖, 截至今日為止,轉噗

閒聊

[X] I still love you

最近廣播常聽到梁靜茹的新歌,一直讓我覺得,她的上一張專輯到底是哪裡不對勁,這樣的詞曲似乎才是她的 Tone 才對啊。 雖然寫 code 的時候需要的是比較熱血的東西,不過偶爾,聽聽這樣的聲音也是不錯的。 Youtube 真是好地方! a little dream 看似薄弱而微小的東西,大部分時候像是回過身去所看到的彩虹,只留下驚鴻一瞥的美好。有的時候猶豫或是遲疑了,就錯過那一部分的美好,追不回來的你也無從像誰討乞。 當下的每一步踏的扎實,我就不相信沒有一個地方會沒有立足之處,步履蹣跚那就跨大步一點吧!用力的去相信這樣是正確的,把計畫中的步伐拉近一點,手握緊一點,我們還是會到達。 也許是我畏懼了,恐懼那種即將完成的事情,被重重摔碎的聲響。我緊握著那一絲不想跌落的氣力,

閒聊

[X] I have a dream

小時候大概就是,長大後想當馬皇總統,以後要賺大錢,絕對不會說我長大後想當工程師之類的鬼話。只是通常這種我的志願,通常寫得太奇幻都會被打槍,例如說我以後想當魔法師這一類的。 我小時候還真有想過,要作很厲害的東西。 這只是深夜有感而發的廢文,TL;DR 很厲害的? 那個東西,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什麼,小時候哪懂那麼多。老爸是做鐵工的,所以我很喜歡重機具。老媽因為舅公的緣故買了台電腦,然後我就開始對怎麼搞 MS-DOS 才能跑同級生,還有寫東西讓電腦跑感到興趣,286 時代其實也是很有趣的。 只是國中高中都很混,自學的程式也僅只於 BASIC 與 Lotus 1-2-3 這類的鬼。想想當時怎麼沒去學

閒聊

[X] 下一幕

這有點像是兩個月亮的事情,也許沒有舉杯邀明月那樣的詩意,或 1Q84 那樣的懸幻,不過,兩個世界如果能如此乾脆的切開,那或許會簡單的多。只是很難。能夠抽離的自我,也許早已淡然。 來去之間,我被速度拉扯著。而這種距離與時間的定義,往往被侷限在一個狹隘的範圍裡,逃不了也脫不開的。 我無法解釋速度這樣的定理,我也無法解釋時間的定義。距離相對簡單,一個步伐邁開,約莫是 60 公分的距離,明瞭又清晰。至於那些最遙遠的距離,還是留給瓊瑤去表述吧。 時間相對殘酷,無法折返,無法闡述。我該告訴你一個步伐的時間有多長,還是該解釋從這裡走到那裡需要花多少的時間。雖然這些定義既鄉愿又死板,只是我們依循,

閒聊

[2012] 龍年新年快樂

回想起小時候,新年總是有一點不一樣的味道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新衣服的味道,大掃除清潔劑的味道,拜拜裡滿桌子菜餚的味道,清香與金紙燃燒的味道,屋外年夜放鞭炮的味道,還有小孩子嘻笑的味道。 新年的氣味很清晰,卻有點遙遠。 大概是人長大了,沒有兒時那種感染到年節的氛圍。雖然拿到紅包再給老媽包回去的技倆我們很清楚,不過,拿壓歲錢總是雀悅的。曾幾何時,我現在也變成了要包紅包的叔叔了。不過,看著小姪女的那種神情,或許我是懂的。 也或許這麼說吧,人長大了真的變得複雜太多,那種單一純粹的心情反而變得很難以拿捏,或是體會。畢竟我已經變成了複雜的大人了,有太多的事情就得花上一倍,甚至兩倍、三倍的時間去找尋。 慶幸的是,我還可以在這些童言童語之中,或多或少的感染到一些氣息。不過套一句時下很流行的話,我回不去了。

閒聊

[心得] Apple 與 Android 之間的愛恨情仇

It just work 其實手機用了這麼久,到最後都會被我當成,可以打,可以接,然後看時間的工具這樣。智慧型手機所帶來的便利,當然在某些程度上他是便利的。而,以另外一個角度來說,也許他會讓人變笨也不一定。為了不讓我的插件使用者一直詢問 iPad 為什麼不能用,所以我就去弄了隻 iPhone 4S,這樣總可以了吧。 感謝 Caline 的富邦員工證,我愛你啦! 以前在 Android 上面做小小地開發,寫一些小東西當作是練手感的時候,卻發現一個頗為嚴重的問題。解析度千奇百怪到底是那一招?後來在工作上真正要接觸到這一塊的時候,才發現解析度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而已。 同事在開發

閒聊

[年終] 2012 是芥末日

歲末了,理所當然的要來一下感恩回饋歲末出清。有鑑於我去年寫的文章好像還蠻多的,相較於今年似乎就沒什麼搞頭了。不過,既然是年終,總是要來緬懷一下過去的豐功偉業雞毛蒜皮的小事情啦。 首先是今年總文章數量是 103,比起去年的 76 篇要多了點。不過,年產量這麼少好像也不值得拿出來說嘴。不過七月跟十月兩個月份我到底在幹麼呢(抓頭),完全沒有半點技術或是筆記文章耶。 今年沒有出國,台灣的點跑了不少。不過是應該計畫一下下次出國的事情了,不過我還在想要去哪裡比較好。今年走過的足跡大概是: 高雄義大 苗栗三灣 阿里山 墾丁 小琉球 南投竹山天梯 溪頭妖怪村 忘憂森林 花蓮慕谷慕魚 苗栗天空之城 嘉義板頭村

閒聊

[人生] 總是有一個很特別的點

小時候總是覺得,長大之後似乎可以做一些什麼事情。然後現在長大了,感覺也沒有像小時候想得那樣。這就是人生啊(茶)。以前我總覺得,生命中某些個點是很玄妙的一件事情,像是 16 歲那年,像是 28 歲那年,像是 32 歲那年,不過,其實我明年才滿 32 歲。 只是,我在 10 年前,就認定 32 歲是一個轉捩點,只是我當時並不確定那是什麼。 只不過並不是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是 1Q84 的翻版,所以那種在某個地方掉入平行時空的事情並不會發生。

閒聊

那些年,但是沒有一起追的女孩

陳綺貞算嗎(大誤(被揍飛! 整場戲來說,陳妍希跟馬尾真是對胃口啊(喂喂喂)。其實我並沒有看過刀大任何一本書,不過他的確是一個很厲害的作家!就像是刀大名言: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,也或許對許多人來說是個很熱血的人吧!這讓我想起當年的輕舞飛揚,讓我想起文中也有一個阿泰(對,NZMA 就是你(指))! 不過,那也是那些年的事情了。 那些年我也假文青過,只是我並沒有繼續寫下去。人生本來就是這樣,這並不是因為我覺得堅持下去會徒勞無功,而是有些事情不能讓你這樣繼續下去,所以你沒有辦法繼續下去這樣。只是我發現,其實我也不是那麼有創意的人(噴笑),所以那些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來就好了。偶爾假假文青可以,像現在就是。 老實說這場電影我看的不是電影本身,我看的是自己,

閒聊

[非關影像] 一些枝微末節的細膩

我好像每過一段時間都會來回顧一下。這次當然就是因為 40D 一去不復返的關係(送修測試中,目前還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問題)。然後,送走數位機身之後,回過頭來才發現我的底片好像也不少(扣掉冰箱的還有 2x 卷吧,其實也不多,其實)。然後 LC-A+,Diana F+,TLR 135 玩具相機,然後其實冰箱裡面有 Canon PowerShot G1 這台老大哥,然後 EOS 3 這樣。 也沒有很多,其實。 我還想去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