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Chat

[老弟說] 天國近了

每當經過山路的時候 在海拔 1000m 的時候 你會看見電線桿上面總是會貼著"我們都是罪人"

接下來依此類推... 於 1500m ,2000m ,2500m.....

就會出現 "神赦免你" "神愛世人" "神與你同在" ...等等

但是到 3000m 的時候 如果看見 "天國近了" 還真的不太舒服...

上述那段話,是在工作之餘看到老弟寫的 blog 我還笑得出來的一部份。說實在的,我目前好像除了真的把 coding 當作是興趣之外,把拍照當作是興趣之外,好像也沒有甚麼其他的東西了(應該沒有)。看著老弟在玩油畫,老實說我有種無法描述的感覺,那是一種"這是我想要的一種生活方式"的宣示,不管是隔天幾點上班,每天大概都畫到凌晨一兩點左右,畫累了就睡。

最近在玩銀器,當然,這也是他生活的一種宣示,這種事情你是沒有辦法有樣學樣的。真正拿起筆來畫圖已經離我太遠(其實根本就是沒想過要用心去畫圖吧),寫寫東西的興致好像也快消磨殆盡(不過 coding 好像例外),拍照嘛,多少還是有啦,只是沒有以前那麼瘋狂就是(在汐止五指山公墓從凌晨兩點待到早上六點)。除此之外,捫心自問,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嗎?

當然,生活重心是有的,畢竟圍繞在自己周圍的人,與所重視的人,與親人家人,這些同樣的聯繫著一種無法切斷的羈絆。不過,當你稍微的站在圈圈外的時候,是不是自己就一無所有了呢?那種所謂自身的獨處,到底有甚麼樣的方式能夠處之泰然,爾或說,在一個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之中,怎麼樣活出一個屬於自己的自己呢?

新的一年,除了鏡頭的事情之外,好像也沒有特別讓我覺得很高興的事。整天沉浸在工作裡面,每天都在看 SOP,聽幾首重複的歌,建立新的 coding 環境,偶爾喝著 7-11 的咖啡,接個系統操作問題的電話,看著系統在主機的運行狀況,然後一天就慢慢過去,或者說,趕專案的時候會一瞬間就過去。可能,慶幸的是我手邊的菸越來越少了,這兩天忙到連下樓抽菸都懶。

結果,我得到了些甚麼了呢?或許就像偉說的一樣 沒知覺了。真的,我連線上遊戲都不玩,也怪不得女友會說我一天到晚想出去外面閒晃,我真的很閒嗎?下班之後,跟計程車與公車搏命回到家之後,也許是真的很閒吧!上個 MSN,晃個 Mobile01,翻翻癮科技,以上三件事情在家會做的比例是 1:99,總之有 99% 在看電視。真的會上網,除了想到要看個信,會順便晃一下以外,都不會去做。

其實,我比較想做的,還是拍照。有女友當 model 當然是件好事,不過,對於拍人像這件事情,我還是多練比較實在,總不能說是鏡頭的問題吧(牽拖)。所以,我會買 EF 24-70mm F2.8 USM 嗎?我不知道耶,看到我的開箱文就代表我真的跑去買了(廢話)。

天國近了,所以,再說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