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Chat

Purpose

目的是件很玄妙的事情,不管是臨時起意或者是事先規畫的都一樣。永遠沒有辦法知道在最初的初衷的那個當下,到底是怎麼衍生出這樣的一個目的的。相對的,寫程式這件事情就單純得多。不管是多麼複雜更甚是無解的邏輯,最終都只是人性的──應該說是老闆的──訴求,而我只是無論如何要去把它完成而已。

不是無解嗎?那要怎麼去完成?這種事情也不用太擔心,因為沒有任何一個人──老闆──會在意你的過程,只要結果是訴求中所想要的,那就是結果,無庸置疑。

只是現實生活大概就不能這麼去面對,在任何一種目的之後,在任何一個結果之前,到底發生了甚麼樣的事情,老實說,我相當的在意那樣的過程。無論是對或是錯,目的並不能被歸咎於導致結果的原兇,人是會變的,目的在這些過程之中沒有人能夠擔保不會改變,但是,忠於初衷或者是任性善變,無論是誰都沒有對沒有錯,因為會對、會錯,早應該打從那個目的之前就已經開始了。

也或許會像是 NZMA 說的,有的時候多半自己還是不太願意去面對所謂大人的世界這件事情,但是,其實自己也知道並不能這麼做,自己也知道最後終究是會變成自己口中所謂的討厭的大人。如果可以──我說如果可以──的話,我寧可相信自己所想要保有想要保護的那一些初衷,那一些沒有目的的目的,即便其他人再怎麼撻伐,再怎麼斥責,我只想說,龜在自己的世界裡面也沒有什麼不好。

當然,並不是我想一直當個長不大──碇真嗣?但是我覺得這是不一樣的事情──的孩子,只是,我還是比較偏愛無謂而為那樣的事情。這麼說不是對任何事情都不用心,而是一種讓人心安的感覺,而是一種就算不需要言語文字也能夠表達的事情,就像是 NZMA 在微醺之後的碎碎念,就像是 Caline 擱下眼鏡的時候,每一種細微的動作,我都覺得很安心。

最後,我還有一件事,就是,我離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