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Chat

人生的階段性

剛解決系統上,或者是說人為因素所影響的需求,關掉成串的文字編輯視窗,原本密密麻麻堆滿整個畫面的原始碼瞬間一乾二淨,我沉默了許久,跟 NZMA 在 MSN 裡聊著工作的事情,不知不覺也完成了今天所有所被需求的工作。說好聽一點,是系統上的不足,說難聽一點,都是來自於人的欲望作祟。有想望才需要被完成,這應該就是一般工程師最好的寫照,扣除這個之外,工程師沒有任何一點價值。

階段性的目標完成之後,再來就是下一個階段等著被設定,等著被完成,人生是不是這樣子不斷被設定與完成的呢?老實說我並不清楚,但是,我能夠很明確的知道,我自己有我自己所設定的目標,我自己有自己必須要往下走的另一個階段,無論那是否是一件困難的事情,再怎麼樣也都是下一步踩下去再說,達成目的是一回事,真正去做又是另一回事,總得是要真的踩在那艘船上,才知道是浮是沉。

會沉掉嗎?會航行多遠?能否遇上其它的浮木?這些事情在岸邊擔心都只是多餘,畢竟再怎麼擔心都還只是在岸邊而已,並不會到哪裡去,又何須去擔心那些事情。我的目標是什麼,老實說除了存錢之外,沒有什麼太大的目標。畢竟這是個現實的世界,把生活過好是一種態度,擇良木而棲是一種態度,活下去是一種態度,太多的態度並不能當飯吃,能當飯吃的只有努力工作賺錢而已。

NZMA 最近要換東家,晉身四斗米的等級,當然這是好事。Caline 待在 ING,雖然忙到翻過來不過也還算是順遂。只是,我自己想了想,好像就只有我還像是浮木一樣不斷的繼續上下起伏,我確實的抓緊了自己所想要的一些事物,但或許,應該更花點心思去把自己的生活過好一點,或者說,多用點心去經營一些在這個社會上的必要之惡吧。

這種必要之惡,現實應該不遑多讓。

是我太天真還是真的不夠現實呢?當其他人在下班之前培養著下班情緒、化妝、上髮捲、看日劇、聊天、吃東西,我怎麼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。心中不斷的調整在這個職位上所需要的 SOP,不斷的推演在人的需求與系統的演進之間的平衡,卻越是覺得那種孤立的聲響像是太鼓般的轟炸著整個腦袋。也怪不得 NZMA 會說,再怎麼樣的熱忱,都會被這些瑣碎事物給消磨殆盡,也怪不得 Caline 會說,不得不去適應這種公司既有的生活型態。

所以真的是我太天真嗎?天真的以為很多事情只要計畫好了一切都會跟著計畫進行,但是,無論是以我的職位,還是我所要負責的事情,一定都是得要這樣才得以進行,一定都是必須要完善之後才能夠推動,一定是要完備之後才能達成,我所秉持的那一種初衷,在工作上,並沒有變,在態度上,我是不是應該真的要妥協?

老實說,我還蠻不想的。

前些日子跟 Caline 到南國一趟,一路上我一直覺得,有種無法形容的安心感。似乎就像是走到了 嘉明湖畔 一樣,那有如天使的眼淚般的平靜,絕美。這種安心的感覺沒有被漫長的旅途給消磨掉,反而,被時速三百公里的高速鐵路快速的累積,這種沉靜、安穩、沒有任何多餘的目的與想望的生活,也許就是我所渴求的一種人生,所謂階段性的答案。

零星年頭,零星歲月,Caline 我會繼續愛著你與我們的生活,NZMA 我還是你一輩子的死黨,無庸置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