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Chat

一個聲響,一種讓人安心的感覺

大抵上是這樣,拜現代科技所賜,信息這件事情似乎已經沒有那麼浪漫。筆觸的痕跡 也慢慢變得生疏,看起來像是落寞,也讀不出那樣的味道。微小的聽筒傳來薄弱的訊息,即便再怎麼樣鏗鏘有力,也會讓人頓時落入一絲絲的寂寞。也許是思愁,在 出口的地方 找不到方向罷了,孱弱的氣息怎麼樣也,或多或少,讓人覺得心安。

喧囂的寂寞恰如盲從的車流般令人厭惡,最終的結果充其量只是鳥獸散而已。各自的方向這件事情不過就是讓歸屬找到一種藉口,好讓他成為歸屬,終究,成為 屬才是最美麗的地方啊!我並沒有迷失,問題是,與其所愛而成為一個安身立命,爾或是,讓人覺得安心的地方,才是我所想要找得 那個方向 也許那些讓人稱羨的,那些真正讓人覺得美好的,哪怕只是一個聲響,但那就在那裡

一直以來,為了生活,為了 生存 滅掉,實在是巨大到讓人無法想像。那種像是永遠無法跨越的藩籬一樣,怵目驚心的擺在你眼前,你不得不在這籬笆內生存,不得不在這些水泥叢林裡翻滾,滾落的再也不是熾熱的陽光,滾落的再也不是歌唱的風,剩下的只是 白熾燈光 剩下的只有 冷氣 的悶響。回不去的,就想辦法從其他地方尋找,然後喘口氣說,啊!一抹悠閒。

悠閒個屁!

在河堤上奔跑的日子,在田野間翻滾的年代,眼底閃爍的光芒,那種歸屬才是真正屬於生活的地方。心裡所敲響的,無非只是嚮往,無非只是想要在一起奔跑,在一起翻滾,去追逐你我的那種自在,去大聲嘶吼嘻笑的那股悠閒。我並不是悲情,而是這個現實世界本來就 太過於悲觀,貪圖一時快活,然後很大聲的說,啊!一抹悠閒。

我他媽悠閒

也許這就是我跟籬笆內的世界格格不入的原因之一,這樣的 人造世界 過於狹隘,狹隘到連自家門前雪都要別人來掃的地步,我無法想像快樂這件事情存在的意義。我這個籬笆外的人,永遠無法體會,所謂的生活機能,到底為這個世界帶來多少真正屬於生活的事情。就像是,籬笆內的人來到籬笆外,連公車站售票機都不會用一樣,從此之後,我大概知道,原來生活機能,跟 生活白痴 一樣的事情。

所以說,在鄉下會用售票機買公車票是很 了不起 情!

我並沒有失去生活的本質,但我更迫切的,希冀一種讓人感到心安的,無論是信息、文字,還是一個聲響,那就是在 那裡 並不過份吧。所以,我繼續用鍵盤敲醒每一個字,縱使沒有紙張摩擦筆尖的觸感,縱使這樣迅速的傳遞沒有那麼浪漫,最起碼我替我的出口找到 一個方向 。思愁也好,想念也罷,心之所向,本來就無須有半點疑惑,不是嗎!

不管回到哪裡,我都希望有你,這樣的聲響,才是讓人覺得安心的地方。